每日地产丨疫情推动下,全澳房价超$400万的城区数量是一年前的两倍

根据Ray White的研究显示,在低利率、高储蓄与部分经济领域强劲表现的综合推动下,高端房产的价格快速增长。

465个城区,即全澳5%的独立屋市场的中位价超过了400万澳元,这一数量几乎较一年前翻了一番。



Ray White的首席经济学家Nerida Conisbee对9315个城区的分析还发现,每10个住宅市场中就有一个的房价中值超过300万澳元,是10年前的三倍多。

在所有被研究城区中,超过一半(52%)的独立屋价格高于100万澳元,另有五分之一的房价中值逾200万澳元

“每十年,澳大利亚那些最昂贵城区的房价都要上涨100万澳元左右。”

“在2001年,对于那些占所有市场5%的最高端的城区而言,100万澳元是其房价的基准线。十年之后,该衡量标准升至200万澳元。到今年,它应该为300万澳元,但由于疫情期间房价的强劲增长,使这一基准达到了400万澳元。

“现在,400万澳元的新中位价就相当于二十年前的100万澳元。”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还有12个城区的房价将突破400万澳元的关口,包括珀斯的Peppermint Grove、Cammeray、Castle Cove和悉尼下北的Castlecrag、上北的Killara和北海滩的Balgowlah Heights。



Ray White将豪宅定义为价值超过1000万澳元的独立屋超过300万澳元的公寓

Conisbee表示,疫情期间,豪华房产的销售数量大幅增加,其部分原因在于快速的价格增长将更多的房产推高至这一水平,但也因为强劲的需求促使更多人决定出售物业。

“由于疫情,人们渴望更大的空间,同时也有更多的钱可以花,因此对高端房产的需求要大得多。”

在澳大利亚,奢华独立屋的成交数量飙升了70%,高档公寓的销售情况也上涨了40%。

自新冠疫情爆发起,悉尼凭借2438栋独立屋和3113套公寓的交易数量,占据高端市场的主要地位。

在此期间,墨尔本也有744处豪华独立屋及396套公寓易主。

在珀斯,价格超过1000万的房产交易数量上涨了150%,至181套。受矿业繁荣的推动,该地的高端住房市场状况达到7年多以来最佳水平。



悉尼下北的Mosman创下了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全澳最高的豪宅交易水平,共有356套独立屋易主,总价值超过35.6亿澳元。


Vaucluse以209宗高端独立屋的交易位居第二,其次是Bellevue Hill(184套)、Bronte(96套)和Killara(90套)。


悉尼东区的Point Piper是澳大利亚房价最贵的城区,独立屋中位价为1500万澳元。


在过去的20年里,该区的独立屋价格中值每十年就攀升500万澳元。


Barangaroo在豪华公寓市场中占据了主要地位,其中位价接近1300万澳元,是Point Piper公寓中值的三倍多,几乎与Point Piper独立屋的价格水平相同。




在墨尔本,Toorak仍然是该州房价最昂贵的城区,独立屋中位价为547.5万澳元,而Deepdene以132.5万澳元的价格居于公寓市场的榜首。


Conisbee表示:“自疫情开始以来,我们看到墨尔本出售的豪华房产数量有所上涨,但与其他首府城市相比,增幅相对较低。”


“很可能是由于在长期封锁期间销售房产的挑战,使得交易变得更加困难,也使得房价上涨相对较慢。”


在过去的18个月里,Toorak也是豪华独立屋和公寓成交数量最多的地区。


该地有154宗价值超过1000万澳元的独立屋交易,以及71笔超过300万澳元的公寓交易。



在布里斯班,TeneriffeNew Farm的房产中位价已经超过了200万澳元,Ascot及Hamilton也可能在明年年初达到这一水平。


Conisbee表示:“自疫情开始起,布里斯班价值超过1000万澳元的房产交易数量激增。在疫情发生后18个月里易主的高端房产数量是疫情前18个月里出现的两倍。”


“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强劲的房价上涨,现在越来越多的房屋价值超过1000万澳元,同时也是因为非常高的需求水平。”


“有趣的是,精简住房规模的人一直特别积极的利用这些有利条件。”


在布里斯班为数不多的挂牌高端房产中,有一处位于33a Markwell St,Hamilton的独立屋由著名奢侈品珠宝商Margot McKinney和她的妹妹Jane Welch出售。她们也是去年去世的零售大亨John McKinney的女儿。



McKinney的珠宝作品在澳大利亚和美国销售,前外交部长Julie Bishop曾佩戴该品牌的珠宝出席世界各地的活动。


McKinney表示:“我们的父亲是一位真正充满活力的商人,我们认为他会说,现在是出售我们美丽住宅的最佳时机。”


“这是一处充满了幸福的房产,我希望另一个家庭搬进来之后,能在未来的许多年里好好享受这个家。”



该房产的中介Matt Lancashire表示,人们对这座位于Hamilton Hill山顶的四居室住宅兴趣浓厚。


“和布里斯班的其他房地产市场一样,豪华住宅在疫情期间表现尤其出色,”他表示。


“新的价格基准线正在被重新制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