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茶庄到果园,涩谷区松涛如何一步登天成高级住宅区?

涩谷有日本出了名的繁华街,从JR涩谷站出来,穿过涩谷的十字路后,车水马龙的繁华街便映入眼帘。


除了高档餐厅、奢侈品店以及美食街以外,沿着东急百货店总店的方向一直向前就会发现,仅一条街之隔,就将喧嚣和幽静一分为二——这就是涩谷区松涛



涩谷区松涛,和田园调布(东京都大田区)、成城(东京都世田谷区)等齐名,都是东京都内屈指可数的高级住宅区。


早在江户时代,这里就是紀州徳川家(旧时富豪)的宅邸,一直到明治时期被旧佐賀藩主「锅岛氏」所取代,随后锅岛家族在此地开了一间名为「松涛」的茶园,于是才一代一代流传至今


和松涛这片旧时就是豪宅区一样,松涛茶园种植的茶叶也是高级品种,深受富裕阶层的欢迎。


明治之后,随着铁路发展,静冈茶叶的名声逐渐起来,松涛茶叶开始没落,不久也就停业了。不过松涛这块区域后来转变成果园,名声却没有茶园响亮。



到了大正时代,连着锅岛家的官邸以及松涛茶园和周边地区被打包并划分出售。由于当时购买时需要引荐人,因此只有处于「上流社会」的名旺贵族才有机会和能力购买到松涛地区的房产,像是政府高官、大企业董事等后来都在此居住。


直到近代,涩谷站作为铁路的终点站,逐渐成长为商业设施密集的繁华街道,而松涛地区由于自古以来都居住着富甲一方的商人以及达官显贵,因此给人的感觉的就是「沉稳且高冷」。


这也是为什么松涛与涩谷的繁华仅隔了一条街道,却能同时感受喧嚣和幽静的原因。



如今的松涛,和大正时期类似,一来是宅邸在建造时拥有严苛的条件,用途、高度甚至是建筑覆盖率都有明确的要求,也有部分街区还规定小于200㎡不能建住宅的准入条件正因为种种限制,这就使得松涛地区建造的豪宅,是东京都、乃至整个日本都首屈一指的豪宅聚集地


曾经住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有些和涩谷的街道有着很深的缘分,就比如著名的忠犬八公的主人——东京大学教授上野英三郎就曾经居住在松涛1丁目。此外还有职业棒球队的运营老板、日本最大电商网的董事等等……



根据最新的人口普查,在涩谷区松涛1~2丁目总共居住着3084人,人口密度为1104.3人/km²,其中松涛1丁目人口密度为741.23人/km²,居住起来空间还是比较宽裕的。与其相似的田园调布和成城等郊外的高级住宅地的人口密度一般为5000~6000人/km²左右,相比之下居住已经非常适宜了。


从年龄层来看,松涛1丁目15岁以下的居民占10.8%,超过涩谷区平均的8.5%,而15~64岁的人占60.2%,低于涩谷区平均的66.2%,是属于一个比较年轻化的地区



从家庭情况来看,单身人士的比例占到了55.1%,远远低于涩谷区平均的62.6%。另一方面,三口之家的比例也超过涩谷区平均3个百分点为12.6%,四口之家则是超平均4个百分点,达到了9.8%。


此外,有未满18岁孩子的家庭比例比整个涩谷区平均水平高了近4个百分点,达到15.3%。


松涛周边有松涛文化村(Bunkamura)、松涛美术馆等众多文化设施,因此作为「涉谷·松涛文化村街」而受到周边居民的广泛好评。再加上教育环境充实,所以近年来为了能让孩子受到高质量教育,不少富裕家庭开始慢慢向松涛地区流入


松涛美术馆外部


松涛美术馆内部


松涛地区的房屋持有率为59.2%,远比涩谷区整体还要高出18%,一户建的建造比例也超过了区平均7个百分点,达到21.4%。特别是松涛1丁目的一户建数量就占到了30.1%。


在就业方面,住在松涛地区的3084人中,15岁以上的就业者有1094人。从职业分类来看,和我们以往探究的富豪区一致,居住在这里的人从事的主要还是「学术研究、专业、技术服务业」、「不动产业、物品租赁业」以及「IT业」等


尽管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是松涛地区比以往介绍的豪宅来说,公司职员的比例是最高的,占比达到了23.3%,近乎比整个涩谷区多了一倍(11.9%),其中松涛1丁目更是达到了28.8%,就业者中每4人就有1人是企业高管。


从2020年的公示地价来看,涩谷区松涛1丁目周边均价大约在184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0.3万/㎡)




尽管比不上涩谷区地价最高的宇田川町(2780日元/㎡,约合人民币156万/㎡),但由于距离豪华街很近,而且单套建筑的面积很大,因此总价基本也是上亿。就拿一套使用面积为660㎡的豪宅来说,光是地价就达到了近12亿日元,如果让一个普通职员贷款买这么一套豪宅,可能还贷就要还10辈子


涉谷区松涛毗邻涩谷站,却又因其自身的幽静和涩谷站周边的喧嚣形成强烈对比,这也使松涛成为日本独一无二的高级住宅区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