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位官员接连被查,昆明滇池治污者被批沦为“污染源”丨追踪




从治污者沦为政治生态、自然生态的双重“污染源”,昆明滇池长腰山违规开发事件在追责之外,留给人们太多的深刻教训了。

中房报记者 崔军民丨北京报道

生态环境是关系党的使命宗旨的重大政治问题,也是关系民生的重大社会问题。云南省纪委监委近期在云南省生态环境厅召开的警示教育大会上提到,两名原副厅长“从事污染治理却为污浊所染”,不仅断送了个人前程、伤害了家庭,而且败坏了系统风气、带歪了党员干部,从治污者沦为政治生态、自然生态的双重“污染源”。

今年5月份昆明滇池“长腰山过度开发”事件后,昆明市纪委监委成立了核查组,对相关情况开展调查。中国房地产报先后调查发表了《昆明滇池长腰山整改3个月调查:大多楼盘停工个别项目暗销》《楼盘围猎昆明滇池事件追踪:未来城传出政府全面接管并将违建拆除》等报道。

据公开通报,从今年7月至今,云南省至少16名生态环境系统官员、工程师,因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这16人包括云南省生态环境厅的两名副厅长、多名地州生态环境局或分局的局长,以及厅、局内的工程师或监察支队队长。这被舆论解读为云南生态环境系统内塌方式“地震”。

滇池长腰山违规开发房地产事件后,10月29日,云南省纪委监委发布消息:昆明市原副市长王道兴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从其公开的履历看,王道兴,男,汉族,1957年2月出生,云南马关人,中共党员,在职硕士研究生学历,1973年2月参加工作,1984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王道兴2003年跻身昆明市委常委,此后长期担任昆明市副市长,并陆续兼任了昆明市滇池北岸水环境综合治理工程管理局局长、党组书记,昆明滇池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滇池水污染防治专家督导组副组长(正厅级)。从2007年6月到2016年9月,在9年多的时间内,他都作为昆明市滇池北岸水环境综合治理的主要负责人,并担任了正厅级的滇池水污染防治专家督导组副组长。

不过,据记者了解,滇池岸线的保护历经利用到保护转变的过程。大约2000年前滇池岸线以利用为主,2000年后滇池岸线进入以保护为主的时期。

1988年2月10日昆明市第八届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通过《滇池保护条例》, 2002年1月21日第九届云南省人大二十六次会议批准修正的《滇池保护条例》划定了滇池水体保护区湖滨带,并提出禁止在滇池水体保护区内围湖造田、围堰养殖及其他侵占或缩小滇池水面的行为,禁止在湖滨带范围内取土、取沙、采石禁止损坏堤坝、桥闸、泵站、码头、航标、渔标、水文、科研、测量、环境监测、滇池水体保护界桩等设施。

2009年7月,昆明市人民政府以“昆政发(2009)54号”下发《滇池湖滨“四退三还一护”生态建设工作指导意见》,从此开始了环湖湿地建设,加大对滇池湖滨区域的保护。

2010年1月12日,昆明市出台《滇池湖滨生态带管理维护指导意见》指导意见明确提出,不得在湖滨生态带中进行任何开发建设。

2012年9月28 日,云南省十一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四次会议第二次全体会议表决通过了《云南省滇池保护条例》,于 2013 年 1 月 1 日起实施。新实施的《云南省滇池保护条例》将滇池保护范围分为下列一、二、三级保护区和城镇饮用水水源保护区。

如今,20余年过去了,滇池的水污染问题仍然没有完全解决。

有群众和舆论认为,房地产项目无序开发导致滇池生态完整性被破坏,滇池生态空间被挤占,昆明城区污水收集管网严重短缺,雨污混流大量存在,导致每年上亿吨污水直排滇池。这些问题无疑都是滇池污染治了25年还治不好的重要原因一。

据云南省纪委省监委近期发布的消息,昆明市晋宁区人民政府原区长徐波以及原副区长陈海清被查。昆明市人大常委会城乡建设环境保护委员会原主任委员柳伟被查。

昆明市纪委监委近期也连续发布消息:晋宁古滇王国历史文化旅游区管理委员会原副主任苏雪峰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昆明市晋宁区自然资源局原党组书记、局长吴学才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记者从晋宁区人民政府网站搜索“徐波”以及“陈海清”的相关信息发现,已全部处于“无法打开”状态。

对滇池生态的违规破坏性开发并非没有重视,但离谱的是,有督察不整改。早在2016年7月,第一轮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就指出,有关项目侵占滇池一级保护区,但当地政府和企业不仅没有认真吸取教训,反而变本加厉。

记者发现,此类现象近年频频出现在各地。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常纪文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滇池周边一些地方乱盖别墅导致满目疮痍的现象表明,一些地方对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仍然理解认识不到位、贯彻落实不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