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罪”的人生:80岁更夫成了房地产公司“行政办经理”背后丨深度

周文彬老人的违法占地罪判决已被法院撤销,但他又背上了包庇的罪名。

王迎超 中房报记者 高中华丨哈尔滨报道

今年80岁的周文彬老人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本分做人一辈子,命运却因在思拉堡温泉小镇的一份工作而彻底改变。

他明明只是每个月领着1000元左右工资的更夫,现在莫名其妙成了辽宁省营口盖州市思拉堡温泉小镇开发有限公司的“行政办经理”,还行使和承担公司法定代表人的一切权利和责任,成了公司非法占用农用地的“替罪羊”,留下了案底。

今年7月24日开始,中国房地产报先后刊发了《温泉产业与违建别墅:辽宁营口温泉小镇数千亩土地被侵占调查》《违规占地开发,对外售卖土地:辽宁多部门调查思拉堡温泉小镇》等新闻调查,跟踪报道了辽宁营口盖州市思拉堡温泉小镇违规占用农用地,开发建设高尔夫球场、足球场、大批别墅等情况。近日,一位曾在温泉小镇工作过的更夫辗转联系到中国房地产报记者,反映了发生在他身上的离奇遭遇。

记者获悉,目前,虽然违法占地罪的判决已被法院撤销,但老人又背上了包庇的罪名,他仍在等待法律能给他“平冤昭雪”,还自己一个清白的人生。

━━━━
更夫突然成了“行政办经理”

从投案自首,到被判刑,全部过程周文彬都有参与,但离奇的是,他从头到尾都以为自己只是给公司打了个“证言”。

因疫情防控原因,记者通过电话和视频采访了周文彬,虽然已年满80周岁,老人的记忆和口齿还是比较清晰利索。他回忆道,自己是2010年9月15日到思拉堡温泉小镇公司上的班,在那之前,他一直在营口市鲅鱼圈区的贺店村老家种地,工作岗位是更夫,平时主要负责看管仓库和办公室。

“2015年8月的一天,公司副总经理李德生找到了我,说是公司之前在修建高尔夫球场、滑雪场、停车场,还有修道时占地毁了点树,现在要打官司,让我去给签点证实材料。他告诉我证实材料的内容已经写好了,去签个字就完事。”周文彬告诉记者,当时他根本没敢多想,公司领导吩咐了什么,他就听从命令去了,李德生安排了一位办事员谭国宏开车拉着他,去了盖州市公安局森林公安分局,李德生和一位吴姓局长当时也在现场,“材料当时也没让我看,李总说你签字就完了。”周文彬回忆,按照李德生的吩咐,他在一份有六七页的材料上逐页签字画押,签完之后就被拉回了公司。此后,他又被谭国宏开着公司的车拉着陆续去了盖州市人民检察院和盖州市人民法院几次,也是同样的流程,去了之后在材料上签字就让走了。

“从始至终,没人问过我什么话,也没人告诉我签的什么材料。”周文彬回忆说,在第二次去法院时被一位工作人员(后来得知是法院的审判员)告知,“要老老实实听话,不听话就把你抓起来。”

周文彬不知道的是,他以为替公司办事,只是简简单单签了个证明材料,没想到莫名成了公司“行政办经理”去投案自首,犯了非法占用农用地罪,成了一个有案底的人。

辽宁省盖州市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15)盖刑初字第254号显示, 2008年3月份起,被告人周文彬任盖州市思拉堡温泉小镇开发有限公司行政办经理,行使和承担公司法定代表人一切权利和责任,该公司在未取得有关行政主管部门审批核准手续情况下,在盖州市双台镇思拉堡村和黄旗堡村,非法占用林地 66.61 亩用于修道、修高尔夫球场、修建停车场。案发后,被告人周文彬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盖州市法院认为,被告单位盖州市思拉堡温泉小镇开发有限公司及被告人周文彬违反土地管理法规,非法占用农用地,改变被占用土地用途,数量较大,造成农用地大量毁坏,其行为已构成非法占用农用地罪。被告人周文彬案发后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可予以从轻处罚。最终判决盖州市思拉堡温泉小镇开发有限公司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判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被告人周文彬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判处拘役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


在听说判决下来后,周文彬向谭国宏要过判决书,他想看看自己在里面牵扯了多少事,但对方告知判决书要存档,后来磨不过,才给了他一份复印件,因为是缓刑,也没有实际影响到自己生活,法律意识缺失的老人看了看判决书后也没太当回事。

后来,因为一次晚上上班时遇到车祸摔伤,老人住院治疗,年纪大了,身体也无法继续工作,2017年3月,周文彬便被公司除名回家了。

真正意识到问题的还是老人的儿子和儿媳,他们认为,老人莫名其妙的就替人“顶了罪”,成了有案底的人,子孙后代在政审时都会受到影响,不能随随便便就这么认了。

他们开始踏上了漫漫维权之路。

━━━━
非法占用农地罪被撤销,
又被判了包庇罪

周文彬告诉记者,他们先后去了盖州市多个部门,又去了北京的中纪委举报,举报件被发回了辽宁省,但始终没有动静,后来又去了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举报,有人告诉他,“是让人抓替罪羊了,让我们走法律程序起诉。”

2020年,老人又去了辽宁省公安厅扫黑除恶办递交了上访材料,材料后来转给了盖州市公安局,派人调查了一遍后,又把案卷交给了当地检察院,最终,2021年3月,盖州市人民法院开庭重新审理了此案。

“当时开庭是我自己去的,我说2008年我还在家里种地呢,2010年9月份才去的公司上班,还是打更的更夫,怎么能从2008年就成了公司的行政办经理。”周文彬告诉记者。

辽宁省盖州市人民法院2021年5月18日的刑事判决书 (2020)辽0881刑再1号显示,经再审查明,2008至2015年期间,盖州市思拉堡温泉小镇开发有限公司非法占用农用林地 66.61 亩。案发后,时任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经理的杨学瑞安排公司副总经理李德生处理此事,李德生找到被告人周文彬顶罪,周文彬在原审中主动投案自首,并在侦查、起诉、审判期间均对非法占用农用地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认罪认罚,被以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判处拘役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

2019年11月19日,被告人周文彬向公安机关检举揭发其非法占用农用地罪一案系顶罪的线索,公安机关经侦查对盖州市思拉堡温泉小镇开发有限公司非法占用农用地一案的实际犯罪嫌疑人杨学瑞立案,2020 年11月23日盖州市人民法院作出(2020)辽刑初213号刑事判决,判处杨学瑞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免于刑事处分。

通过新证据的调取,证明周文彬并非非法占用农用地的行为人,但是周文彬作为盖州市思拉堡温泉小镇开发有限公司更夫,明知该公司在经营过程中非法占用农用地,而在侦查、起诉、审判期间向司法机关做虚假供述,包庇他人,其行为不应认定为非法占用农用地罪,而是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一十条的规定,应当以包庇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最终,盖州市人民法院判决:撤销本院(2015)盖刑初字第 254 号刑事判决的第二项,即被告人周文彬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判处拘役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已交纳)。被告人周文彬犯包庇罪,免于刑事处罚。

对于这个判决,周文彬表示不服,他向营口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诉。

在这次上诉中,担任周文彬辩护律师的辽宁德道律师事务所律师关宇泽在辩护词中提出,周文彬并非思拉堡温泉小镇开发有限公司的行政管理人员,其在公司内部就是一个打更的更夫,每个月工资只有1100元,而且由于周文彬年事已高加之文化水平、事物认知能力极低,被杨学瑞、李德生予以利用,忽悠其只是去公安机关做份笔录“打证实”,并没有向其交代实际情况,而周文彬作为单位的更夫,为了不丢自己的工作,接受领导的安排,不情愿但也不能避免,稀里糊涂签字,这就是本案的客观事实。

在思拉堡公司安排周文彬“顶罪”的过程中,思拉堡公司的多名大小领导均参与其中,为什么单单只有周文彬被定为了包庇罪,从整个犯罪过程中以及犯罪结果来看,周文彬是所有人当中地位最低、能力最低,被所有人欺骗忽悠,被他人当枪使,最终也是受害最深的,应当说是本案的受害者也不为过,反而除了周文彬被定为包庇罪外,其他人都没有受到任何刑事处罚,显然已经违背了刑法的公平正义,适用公平原则。

2021年10月9日,辽宁省营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终审裁定,该院刑事裁定书(2021)辽08刑再2号显示:本院认为,原审认定上诉人周文彬包庇犯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款(三)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四百七十二条第一款(四)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一、撤销辽宁省盖州市人民法院(2020)辽0881刑再1号刑事判决;

二、本案发回辽宁省盖州市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现在,周文彬仍在苦苦等待盖州市人民法院重审,能为自己“平冤昭雪”,还一个清白人生。

“这几年,我几乎天天晚上睡不着觉,身体也总出毛病,担心自己这个事给子孙带来什么不好的影响,这么多年到处奔波上访,加上治病,家里也花了不少冤枉钱。我最大的希望就是能把罪名洗清,还自己一个清白。”周文彬告诉记者。周文彬全家人始终不能理解的是,当年自己被骗替公司领导顶了罪,结果最终对方却被免于刑事处罚。在其中捏造事实,让他顶罪的那么多人,也都没有什么事。

━━━━
当地法院:判决并无不当

对于周文彬反映的相关问题,11月15日,盖州市人民法院给出情况说明称,在审理该案的过程中,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未发现有违法违纪问题。

对于思拉堡温泉小镇开发公司真正法人杨学瑞的判决,盖州市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杨学瑞违反土地管理法规,非法占用林地,数量较大,其行为已构成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应予支持。被告人犯罪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有悔罪表现,系自首,可以减轻处罚。对于辩护人的相关辩护意见予以充分考虑。公诉机关的量刑建议适当,予以采纳。综合本案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及社会危害程度,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条,第三十七条、第六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被告人杨学瑞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免予刑事处罚。

对杨学瑞定罪免刑的依据基于以下几点:检察机关出具了定罪免刑建议书;被告人投案自首;据营口市公检法(2019)1 号文件关于办理涉及企业刑事案件的指导意见第一项第一条、第四项第十五条、第七项第二十一条,二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法第 15 条、第 301 条认罪认罚的相关规定,对其判处定罪免刑并无不当。

此前,针对中国房地产报报道的思拉堡温泉小镇出现的违法违规问题,8月初,辽宁省住建厅、自然资源厅组成了联合调查组进驻双台镇开展调查,此后,温泉小镇的违建足球场、冰雪剧场、十余栋违建别墅已被陆续拆除。

辽宁省营口市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回复中国房地产报记者称,对于思拉堡温泉小镇的诸多违法违规问题如何解决,目前仍在等待调查组给出最终处理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