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一装修工猝死业主新房,女房主不肯搬新家索赔25.4万,该赔吗

凶宅是大家讳莫如深的地方,通常来说,如果一所住宅中曾经传出谣言,或者曾经有人在房内居住时遇到自杀、死于非命的情况,那么这栋房屋就会被判定为凶宅。虽然凶宅只是一种迷信的说法,但是有关于它的传言一直没断过,很多人在买二手房时也会格外注意自己是否买了凶宅。



有关于凶宅,曾在北京发生过这么一件糟心事儿,一位女士奋斗多年,在北京买了一套房,结果还没住进去,装修工人竟猝死在她的新家。原本心心念念的房屋顷刻间变成一栋凶宅,女房主非常恐慌,一纸诉状将装修公司告上法庭,索赔25万元。她的索赔合理吗?法律会站在哪一边呢?

事情发生在2019年,张某北漂多年之后,终于攒够了钱,买了一套价值60万元的商品房。她经过同事的介绍,选择了一家装修公司为自己的新房装修。头几天的时候并没有发生什么问题,但是突然有一天装修公司找到她,称她家的装修工在两天前猝死在房屋内。张某本以为是装修工太过劳累,在工作中病倒,谁知他竟是在工作时间以外死在自家新房的。

装修公司的负责人称,装修工违背了公司的规定,当天晚上带着被褥私自住在房主的房屋内,后来因为自己身体原因猝死。由于事发已晚,没有人发现装修工已经死亡,直到第二天其他人进入房间,这才发现了他早就凉透的尸体。



张某感觉非常离谱,而且她现在对自己的新房有些膈应。当她赶到新房后,一打开房门,看到警方遗留下来的调查痕迹,她有些慌张。再一看负责人给她指出的装修工死亡地点,她吓得直接逃出了房屋。新房就这样变成凶宅,她无论如何都不敢住在里面。直到装修公司表示房屋的装修工作已经完工,张某仍旧居住在出租屋内没有挪窝。

她越想越生气,装修工人在工作时间之外,私自居住在自己的房屋中,这应该由装修公司负责。因为公司没有管理好自己的员工,让她受到了不应有的损失。但是当她联系负责人并要求赔偿的时候,负责人却拒绝了,他认为装修工的死亡时间处于工作时间之外,已经不在公司的管理范围内。于是张某一纸诉状将公司告上法庭,希望装修公司能够赔偿自己房屋贬损赔偿、这段时间租住房屋的租金以及精神损失抚慰金共25.4万元。那么,张某能够如愿以偿达成诉求吗?

首先,从道德的角度来说,凶宅其实是个比较有争议的话题。唯物主义者认为,凶宅一词不可信,完全是错误的论调;而相信鬼神的人认为,凶宅的说法也不是毫无道理。在我国社会上,大多数人还是比较忌惮凶宅的。不过张某的房屋能够被称为凶宅吗?关于凶宅的定义,每个人都有不同观点,像装修工在张某的房间中因病死亡,其实与凶宅的含义不符,因为人有生老病死,张某猝死属于正常死亡的范畴。如果胆子比较大的主儿,可能并不会介意。之所以张某会介意这件事,可能还是跟她本身的性格有关。



其次,装修工人在工作时间以外睡在房主家中,这件事该如何评价呢?其实现实中,经常会有这样的现象,装修工人干活累了一天,懒得跑回家,直接打个地铺睡下,还能省一笔交通费。不过这种行为不仅是不道德的,而且也是违法的。因为装修工人只是争得房主的同意,暂时进入房间进行装修活动,等到工作期间之外,应该尽快离开工作地点。在工作时间之外,装修工人就相当于是一个陌生人,在未争得房主同意的情况下擅自闯入其居所内,并没有取得居住、使用房屋的权利。《民法典》第二百六十七条:私人的合法财产受法律保护,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侵占、哄抢、破坏。他的行为实际上是对房屋的非法侵占。

那么,他的这种非法侵占行为应该由谁来负责呢?《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九十一条:用人单位的工作人员因执行工作任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侵权责任。用人单位承担侵权责任后,可以向有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的工作人员追偿。


从表面上看,装修工人在非工作时间居住在房屋内,好像是在执行工作任务之外的时间;但是需要注意的是,他对张某的侵权行为,有一个利用前提。装修工利用自己在工作时的便利,私自居住在别人的居所内,如果他没有装修工作的前提,根本无法闯入张某的房屋内。是谁给他提供了这样一个便利呢?当然是公司,因为装修公司把钥匙交到了装修工的手上。如果他利用工作便利侵害别人的权利,当然也要由公司负责。即便他违反了单位的规定,但是单位规定只对内部有效,与张某无关,所以最后应当先由公司赔偿,然后公司再向装修工索赔。不过现在装修工已经死亡,单位恐怕也没办法再进行追偿。

现在该案还没有明确的结果,无论案件最后结果如何,从道义的角度来说,张某确实受到了不小的精神打击,她辛辛苦苦买的新房,在还未居住的时候就出现了这样的问题,房屋一旦成为凶宅,可能想要再转手卖出去也是一件难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