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新封面:去浦东美术馆看什么?

这是法国凡尔赛宫的镜厅,扑面而来的水晶灯,繁复的穹顶,会让你觉得:人作为一个个体,根本就不重要;建筑在耀武扬威,建筑空间比人更重要。


▲凡尔赛宫镜厅


有一位法国建筑师,让·努维尔,最近在上海也设计了一个镜厅,没有水晶灯,没有穹顶;如果你置身其中,你会感觉拥有整座城市。


▲浦东美术馆镜厅


左手是窗外真实的外滩,右手是镜子里的外滩,你在中间,你才是整个建筑空间的主角。正如努维尔在设计浦东美术馆之初定下的宗旨:「以观众为中心」。

这就是浦东美术馆的镜厅——今年 7 月份建成开放的浦东美术馆。让·努维尔把整个外滩,装进浦东美术馆;把外滩的万国建筑群,悉数映照在浦东美术馆的镜厅里。



一个镜厅还不过瘾,让·努维尔在浦东美术馆做了两个:二层的镜厅长 53 米,宽 5.2 米,净高 6 米;跨越三、四两层的镜厅,净高则是约 11 米。


两个镜厅都安装了整面的高反光 LED 屏幕——LED 关闭的时候,你看见的是整个外滩及其镜像;LED 开启时,就变成了多媒体艺术作品展。

让·努维尔不仅把整个外滩装进浦东美术馆,还把东方明珠塔也装了进去——而且,还不止一次把东方明珠塔给装进去。因为他还在外墙上开了 N 扇窄窗,横的,竖的,把更多地标建筑纷纷装进去。


▲浦东美术馆,窄窗,©陈灏


这就是中国园林建筑非常经典的手法:借景。

无处不在的窄窗,无处不在的借景。

让·努维尔让浦东美术馆与城市交融在一起。二层的廊桥,可以通往陆家嘴亲水滨江步道。红线外的滨江步道,也一并铺垫上浦东美术馆外墙使用的石材——产自山东的白麻花岗岩,把美术馆的「领地」,延伸到了黄浦江边。


让「领地」延伸,其实是为了消除「领地感」,为了边界消融。


浦东美术馆场地平面


正如努维尔所说:「我希望浦东美术馆像是沉静融合在广袤大地上的一方雕塑,人们看过去的时候不要认为这是个独立的建筑,而是和地、景和空间小品搭配延续。自然而然连贯在一起。这种模糊性是我刻意想要营造的,我是在和黄浦江、和周边空间玩一场互动游戏。


让·努维尔2008年普利兹克建筑奖得主


我们去浦东美术馆,要看什么?要看到让·努维尔的「以观众为中心」,要看到他把城市装进建筑,建筑自己却消隐了。

这是非常重要的三个观念——

●以观众为中心

●把城市装进建筑

●建筑消隐



当然,去浦东美术馆,不止是看建筑空间,更是为了看展。浦东美术馆同时安排了三场重量级的开幕展,哪怕只有一场就够震撼了,他们不,他们非得同时安排三场——

●泰特美术馆珍藏展(2021.7.8-11.14)

●蔡国强:远行与归来(2021.7.8-2022.3.7)

●胡安·米罗:女人·小鸟·星星(2021.7.8-2022.1.3)

今天我们的感慨是:一座城市的封面,是高高在上的摩天大楼,更是低姿匍匐的圣殿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