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控到这个程度,藏很深的都会浮出水面。

房地产降温,会波及到洋河股份这样的白酒企业,百大集团这样的百货零售企业?是的,如果不是调控到了这个程度,我们不太会知道,他们都牵扯其中。

百大集团的「明股实债」

前几天(11 月 5 日),百大集团(600865.SH)公告说,借款 1 亿元给花样年,现在只收回 273.75 万元的利息,本金逾期了。

这是一笔为期四个月的短债:2021 年 6 月 18 日借出,本该在 10 月 18 日收回,但是,花样年现在没法按时归还 1 亿元本金了。

更准确地说,这是「明股实债」:通过层层嵌套的方式,假装成是花样年一家楼盘的出资股东,其实就是花样年跟百大借债。

为什么「明股实债」?因为监管层限制房企做前融。前融,就是前期融资,比如房企拿下一块地,借钱去支付地价款。「明股实债」是前融在灰色地带的变通方法。

百大一发公告,上交所就火速发出了问询函:6 月份就把 1 亿元借出去了,为什么没有及时披露?

1 亿元对于百大意味一整年的净利润:2020 年百大的净利润是 9348 万元,今年前三季度是 7070 万元。

所以,百大在公告里说:花样年项目逾期可能对公司 2021 年度经营业绩产生影响,具体影响程度尚无法准确判断。

花样年是一家挺有名的房企,我就愿意借钱给他们,有什么问题?借钱没问题,但是非常正规的房企,是不做前融的。讲究投资纪律的投资者,是不愿意借钱给房企做前融的。

只能说,百大要么是不太懂房地产,要么就是不太讲究投资纪律。

洋河股份的信托

洋河股份的小问题还没爆发出来。洋河股份买了一些房地产信托理财。「红星新闻」报道说,这些信托理财也投向了恒大、宝能、蓝光、富力等资金链紧绷的企业;其中,恒大地产的项目最多,这当中有部分楼盘还遭遇了停工风波;如果这些信托产品违约,无疑也将对洋河股份业绩带来冲击。

特别是恒大危机爆发之后,洋河股份仍然自信满满地继续投资恒大的信托产品。洋河股份的理由是,这些信托理财产品有足额的抵押和担保。

一个楼盘如果烂尾,一旦有一些钱进来,一定先给银行还贷款、先用于支付拖欠的农民工工资、先把楼盘盖完确保购房者能收房;至于信托,是排在很后面的——信托爆了就爆了,即便你们有足额的抵押和担保,也已经没钱还给你们了。

只能说,洋河股份要么是不太懂房地产,要么就是不太讲究投资纪律。

不过,话说回来,像洋河股份这样买房地产信托理财,比百大集团那样直接给房企做前融,还是要规范很多的。洋河还是比百大规范一些的。



渐渐浮出水面

像百大集团或洋河股份这样所谓的「实体经济」,在房地产诱惑面前,大致经历了两个阶段——

●2015 年之前:房地产是暴利,我们也可以直接做啊

●2015 年之后:房地产还是有一些专业门槛的,我们还是出钱给房企做吧

确实,很多所谓的「实体经济」,已经退出或缩小直接的房地产开发业务;但他们从未真正离开房地产,他们变成了财务投资者。

现在,调控到这个程度,隐在水下的他们,会渐渐浮出水面。

调控到这个程度,好处是可以让那些所谓的「实体经济」,接下来不敢轻易把资金流入房地产;坏处是那些所谓的「实体经济」,也要承受来自房地产的巨额损失。

麻雀很讨厌,老是吃稻谷;但把麻雀消灭了,生态平衡也就被破坏了。

20 世纪五六十年代,我们国家有过一场轰轰烈烈的「消灭麻雀运动」,后来很快就纠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