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巨头”围猎”房地产经纪

进入2021年以来,楼市调控升级、教育改革、市场预期走弱等因素叠加出现,二手房市场逐渐冰封。


克而瑞数据显示,2021年第43周(即10月18日-10月24日),11个重点监测城市二手房成交环比微降2%,同比跌幅扩大至51%,成交体量仅84.4万平方米。


在这一地鸡毛的状况下,字节跳动和快手的入局,算是二手房市场为数不多的好消息之一。


但,互联网巨头加入后,又将如何搅动房地产经纪这“一池春水”?


PART ONE
快手新增房产经纪业务


近日,天眼查APP显示,快手全资子公司成都快购科技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其经营范围新增房地产经纪。成都快购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电商交易平台,主要产品为快手小店,主要服务项目为供货商入驻、服务商入驻、直播基地入驻、ERP入驻。


值得注意的是,在快手旗下二十余家直接持股子公司中,目前仅有该公司的经营范围含有“房地产经纪”业务,为首次新增业务。


外界将此认定为快手进军中介的信号。针对新增房地产经纪经营业务一事,财经网试图向快手方面求证,但截止发稿前,暂未收到回复。


不过财经网梳理发现,快手此前就已经在尝试和房产经纪合作的模式。今年4月,快手联合房多多推出“多快好省特惠新房节”,启动百场卖房直播。此外,快手商家号也于日前推出了房产频道,吸引了碧桂园、远洋、印力、世茂等多家公司入驻。


今年3月30日,快手在佛山召开了一场房产家居垂类的“理想家创作者大会”。理想家负责人纪新军谈到:“大家可以想象,一片空地上有一群挖地机器正在建造房屋,建成之后,房产达人开始售卖房子,随后,家装达人开始帮助粉丝进行装修,包括软装,最后一家人其乐融融地住进这个房子。而这个场景里涉及的所有环节,都是快手理想家的业务范畴。”


快手切入的时间,距离字节跳动旗下房产交易平台幸福里收购北京麦田房产旗下福旺房地产尚不到1个月。至此,阿里巴巴、腾讯、字节跳动、快手等互联网巨头齐聚“中介圈”。


景晖智库首席经济学家胡景晖向财经网表示,互联网巨头扎堆于“中介圈”有其必然性。他分析称,这些企业原来做的都是流量生意,现在流量红利几乎见顶,此前广告商是为流量买单,现在只愿意为效果也就是最后的成交买单,这就倒逼互联网公司要从流量平台转化成交易平台。


“从过往的一两年,这些企业就已经开始布局,未来两三年会加速,五年周期之内,大部份流量平台都会变成交易平台。”


胡景晖认为,之所以选择房产交易,是因为这是老百姓大消费领域里面货值最高的,贝壳上市时曾创造的940亿美元的巨额市值也证明了房产交易平台的巨大前景。

为何此时入局?


二手房交易市场的前景自不必多说,只是,快手、字节跳动切入的时机令人颇为疑惑。毕竟,当下二手房市场的日子并不太好。


10月28日,我爱我家披露三季报。今年第三季度,企业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52.40%。在资本市场,截至10月28日收盘,贝壳报收19.65美元/股,今年市值蒸发超4000亿元。


此前,阿里巴巴、京东声势浩大入场。其中,易居和阿里巴巴合作推出天猫好房,推出“好房双11”等活动;京东则先后上线了京东房产、京东直租、自营房产、好房经选等项目,不过最终也表现平平。


那么,互联网巨头为何选择在此时切入中介领域?胡景辉解释称,阿里和京东表现平平的原因与入局的时机与方式有关。以天猫好房为例,合作方易居的主力是新房业务,但是现在新房市场已到尾声了。此外,天猫好房是对贝壳上市的仓促应战,是被动式的,它在业务流程上并没有想清楚。


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同样表示,阿里、京东介入的时机和方式均有问题,他们的互联网思维遭遇了房地产思维的较强抗性。但是此次正值房地产经纪行业的困难与重组期,而且互联网企业介入力度明显大于以往。


他进一步解释称,此时入局,进入的阻力和代价都会比较小,此时很容易借助自身的流量优势对行业进行一定方位的整合,在形成自己在二手房市场行业竞争力的同时,反过来也强化了自身的引流作用。


在胡景晖看来,这些巨头后期大概率会以收并购方式介入这个行业,因为这种方式最为迅速。但是中间会有一个比较痛苦的过程,大约需要两到三年才能整合、拉通。“这个过程,就像是把喝咖啡的人和吃大蒜的人糅合到一起,是很大的挑战。”


PART TWO
或形成四足鼎立


无论发展多么曲折,如今字节跳动、快手等互联网玩家入局,势必将加大这个行业的竞争力度。未来,谁能在这场新一轮的厮杀中脱颖而出?


胡景晖认为,未来大概率会形成四足鼎立的格局:互联网企业、传统中介平台、龙头房企系、国资系。这四股势力之间都带有资金、资源优势,不分伯仲。


实际上,这四股势力已经开始发力。据胡景晖透露,部分从贝壳离职的高层已被58揽入麾下,曾经专注线下的我爱我家也正在寻求线上平台的拓展。


房企系中,8月2日,碧桂园服务与武汉本土房屋中介龙头世纪宏图不动产宣布双方将在房屋经纪领域达成战略合作。实际上,以恒大去年底正式推出房车宝集团为开端,万物云、碧桂园服务、龙湖都相继发布了房产经纪新品牌,分别为朴邻发展、有瓦、塘鹅。


另一股新势力是国企。其中一个信号是,世联行卖身珠海国资委旗下的珠海大横琴集团有限公司。2020年短短两个月时间内,珠海大横琴便与世联中国、华居天下,完成了股权转让、表决权委托、控制权受让、董事会改组等一系列动作,实现了对国内第一家上市的房地产综合服务提供商世联行的全面掌控。


胡景晖表示,中介行业之间的良性竞争,会促进行业信息的真实度、线上体检、服务水平等方面的提高,比如抖音、快手可以直播看房,也会一定程度上降低交易费用。


如今,相关部门也在推动房地产交易的政务服务线上化。10月26日,上海房地产交易中心表示,即日起在“一网通办”开通存量房买卖双方未通过中介交易网上签订合同服务。此举意味着,上海二手房买卖可直接通过政府平台进行,绕过中介渠道。


专家表示,此举减少了买卖双方交易成本,提高了网签效率。但是此举并不意味着取代房产中介,此前深圳、杭州都有地方政府搭建的二手房交易平台,其实是对一些无中介撮合的二手房交易提供配套服务。但如果政务服务平台、数据平台、交易平台打通,就会极大缩短交易时间,给行业带来极大便利。


“未来,各平台之间的竞争归根结底是‘人’的竞争。就看消费者选择哪个平台去看房源信息,选择哪个平台去做广告。”胡景晖说,消费者选择哪个入口,哪个入口就能脱颖而出。


胡景晖判断,未来会有五到六个大交易平台,包含线上平台、线下门店、经纪人。“传统的平台、互联网资本里面会出来两到三个,房企系可能会出来一到两个,国资系也会有,就看谁跑得更快一点儿。”


这么算下来,留给这些企业竞争的黄金时间只有三到五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