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价值5亿刀的全美最贵豪宅吗?不仅卖不出去,竟然还陷入了纠纷?

看过房产圈朋友的文章,应该对我们之前报道过的一套全美最贵豪宅还有点印象。

这套豪宅位于美国洛杉矶,还有一个异常显气质的名字——The One。

The One位于洛杉矶的豪华住宅区Bel Air,周围绿树成荫,私密性极好,邻居也都非富即贵。

而且,由于豪宅建在地势较高的山顶上,不仅能俯瞰到洛杉矶的天际线,甚至可以将远处的太平洋美景尽收眼底,一种傲视万物的即时感也呼之欲出。

坐落在富豪聚集区的The One价格更是非常感人,2020年上市后,其最初要价定在了5亿美元,这一天价立即刷新了美国最贵豪宅的记录。

不仅如此,这套房产的面积也是让人瞠目结舌。

房产总占地近2公顷,可居住面积高达10.5万平方英尺(约合9,755平方米),被誉为“全球最大豪宅”。

据说光是主卧的面积就有5,500平方英尺(511平方米),几乎赶上一套普通别墅的面积了。

总之,住在这样的房子里,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走路基本上是会腿疼的那种。

由于面积大,房间也可以任性修,这套豪宅的卧室有21个,还有42间浴室以及多个客厅。

各种设施也是一应俱全,有可停放 50辆车的大型车库和两个展示豪华车的转盘,可容纳30个座位的电影院,可容纳1万瓶酒的酒窖、5个游泳池加全套水疗中心。

还有美发沙龙、健身房、网球场、保龄球馆、图书馆、高尔夫球场地,以及可容纳200人的用于举办慈善晚会的场馆和私人夜总会。

在内部设计方面,据说设计师特意选择了极简风,突出“Less is More”的感觉。

比如,在大而空旷的门厅只摆放了一个雕塑

空矿的走廊内只挂了一些艺术画

黑白调的书房也没有多少书

还有没有啥多余装饰的泳池,充满了浓浓的工业风

这样的设计也遭到了一些人的吐槽,大家觉得这套房子更像是一个机场休息室,缺乏温度和灵魂,但凭借高的离谱的定价,以及大到迷路的面积和布局,在媒体的一通狂轰滥炸之中,The One还没上市就已经名声大噪了。

大家本以为如此稀缺的房产会格外受欢迎,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在这座豪宅推出后,却陷入了无人问津的局面。

据报道,The One在2020年被投向市场后,并没有买家对其表示过任何兴趣。

为了尽快吸引到客户,今年年初,开发商Nile Niami将这套房产降价到了3.5亿美元。

但即便是降价30%,这套房产还是没有改变不受欢迎的局面。

而又在拖了许久后,近日有媒体曝出,由于开发商Nile Niami欠下了巨额债务,这套房产已经丧失了抵押品赎回权(指借款人因还款违约而失去赎回抵押品的权利),被法院接管。

这里我们也来说说Nile Niami这个人。

Nile Niami是美国著名的房地产大亨,不过,在进入房地产行业前,Niami实际上是电影制片人,并参与制作了十多部电影。

在电影业获得了一定的积蓄后,Niami看重了利润更加丰厚的房地产行业,开始通过建造小型公寓和翻新房产的方式来赚钱。

在小项目上取得了一些成就后,大胆的Niami将目光转向了豪宅,开始通过购买土地并翻新或修建豪宅来获取利润。

因为眼光独到,Niami在豪宅市场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被誉为洛杉矶最成功的豪宅开发商。

但是这种成功并没有延续下来,在The One上他就栽了个大跟头。

2012年,Niami以2,800万美元的价格买下了The One所在的这块土地,以及附属的一套面积为929平方米的房产。

随后,Niami开始了轰轰烈烈的改造计划,他准备将原有的房产推平,重新打造一个超级豪宅,也就是现在的The One。

对于自己的雄伟计划,Niami信心十足,他在采访时屡次说道:“有很多很有钱的人,他们就是想要别人无法拥有的东西。比如这个。”

在过去的九年里,Niami将所有的心血都投在了这座房产中,并希望获取高额利润。

但事与愿违,由于融资困难,预算超标等种种运营,建造过程并不顺利。

直到今年初,这套房产实际上还有部分工程没有彻底完工。

而且,更让Niami头疼的是,因为从上市以来一直找不到买家,他一下子陷入了经济纠纷。

2018年,Niami从美国亿万富翁Hankey的公司Hankey Capital借了8,250万美元,来完成这座住宅。

原本,Niami希望将房子出售后还上这笔钱,但因为定价过高,加上疫情的影响,The one一直没有买家接手,这笔贷款也就一拖再拖。

而且,除了欠Hankey的钱外,Niami还欠着其他一些贷款商和供货商的钱。

比如Creative Art Partners的价值75万美元的家居艺术品,Vesta的价值275,705美元的家具和配件,以及该住宅的上市代理Branden Williams的40万美元。

还有另一家贷款机构Yogi Securities Holdings也向Niami提供了3,020万美元的贷款。

而这些零零散散的债务加起来,Niami欠下的钱据说已经超过了1.65亿美元。

2021年3月,Niami收到了贷款违约通知,要求对The One进行止赎销售。Niami将有90天的宽限期来支付贷款或重新与贷款机构谈判债务。

据说,为了解决债务问题,Niami曾向Hankey提议称,他可以住在The One并将其变成举办音乐会和拳击比赛的娱乐场所。

还提议可以将这套房产变成电影制片厂和商业场所,用来举办新的Netflix节目等。

但是,这些提议都遭到了Hankey的拒绝。

遭到Hankey的拒绝后,在7月份的最后期限来临时,Niami还是没能还的上钱,The One也被洛杉矶高级法院接管。

于是,今年10月,法院计划将The One公开拍卖,但就在法院拍卖前,Niami为他的公司Crestlloyd申请了第11章破产保护,The One的拍卖也被推迟了。

对于这个结果,Hankey十分无奈,他表示:“我很失望,我们想要的只是拿回我们的钱。”

有媒体称,Hankey还在继续推动对The One的拍卖,以便能挽回一些损失。

而据一些专业人士估计,该房屋即便成功拍卖,最多也只能卖出1.64亿美元,与最初的定价5亿美元相差甚远。

整整9年时间,付出了全部心血,但这套豪宅却落得这样一个结局,难免让人唏嘘。

而据一些媒体透露,加上上文提到的The One,Niami手中还积压着五套未售出的豪宅,也是前途未卜。

不过,在风云变幻的豪宅市场,房子遇冷卖不出去或降价卖的例子并不少见。

比如这套位于美国康涅狄格州的豪宅,是为已故的纽约房地产大亨Sylvan Lawrence的遗孀Alice Lawrence设计的,总占地约5英亩,造型独特,周围环境绝美。

这套豪宅于1990年建成,原始的建造成本就高达2,500万美元,2008年Alice去世后,房子被挂到市场上开始出售。

然而最后的成交价居然是让人大跌眼镜的270万美元。

后来,新房主又想把这套房子和邻近的另一套房子以及周边12英亩的土地一同出售,售价定在了975万美元,看起来似乎相当划算,但挂了两年多都没卖出去。

还比如这套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圣巴巴拉的“梦幻庄园”。这套房产拥有高达2,700英亩土地,曾属于已故的音乐家迈克尔·杰克逊所有。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居住空间充足,这套房产内还有游乐园、电影院、舞蹈工作室、消防站、迪士尼主题火车站等一系列设施。

但即便是名人房产,且设施丰富,这套房产还是非常难卖。

据悉,“梦幻庄园”最初定价为1亿美元,但因为该房产有一段颇具争议的历史,尽管最终降价到了3,100万美元,还是没有任何买家表示过兴趣。

直到2020年,这套房产被亿万富翁Ron Burkle收购,作为未来的土地储备,最终成交价为2,200万美元。

还比如詹姆斯·邦德的扮演者,大明星皮尔斯·布鲁斯南的这套房产,也面临无人问津的局面。

皮尔斯的豪宅位于美国洛杉矶马里布,是一座泰式风格的别墅,据说,皮尔斯花费了大约十年的时间才完成这个庞大的项目。

去年9月,皮尔斯将这套房产以1亿美元的售价推向了市场,但在市场上沉寂了一年却没有任何报价后,最近皮尔斯将其退出了市场。

还有这套14层高的维多利亚时代的水塔式建筑,位于英国汉普郡,名字叫做SwayTower或Peterson's Folly。

整个建筑高218英尺(66米),是世界上最高的非钢筋混凝土结构建筑,也是数英里范围内可见的主要地标,令人印象深刻。

该塔于1973年被企业家PaulAtlas收购,并被改造成为一个四居室住宅,还增加了温室和室内游泳池。

尽管看起来独一无二,但事实证明这座塔很难出售。Atlas于2016年首次将这个塔推向市场,报价为280万美元,但未能找到任何买家。

2018年,Atlas再次将该房产挂牌出售,但令人费解的是,要价飙升到了490万美元。虽然Atlas信心很足,但市场并不买账,这套房子依旧找不到买家。

如此看来,也不是所有的顶级豪宅都适合投资~

那么,为何这些房产如此难卖呢?

虽然影响因素各有不同,但也可以总结出一些简单的共性来,比如说存在经济问题,外形过于独特,实用性不强,不够美观,或者说没有其他优势的支持等等。

尽管富豪们资金雄厚可以随便买买买,但对于存在债务问题的房子,很多人是不会碰的,以免陷入纠纷。

而且,不够美观,或者曾经有违法行为在此发生过的房屋都很难卖。

另外,大家买房买的是一种资源,虽然一些豪宅看起来稀缺,但如果没有其他优势的支持,比如便利的交通,繁华的商业,优质的医疗和教育资源等,往往受众并不会太多。

最后,不得不提的是,很多豪宅卖不出可能与它们过于独特的外形或设计也有一定的关系,像是我们上文提到的英国的水塔,皮尔斯的泰式建筑,可能房主自己喜欢得不得了,但买家却不一定能接受,这反而限制了出售。

建筑事务所Adams+Collingwood的设计师Tamsin Bryant就曾说过:“有些房子一看就是设计师为自己设计的,它们太过于个性化,一般人很难欣赏,也就很难卖出去。”